在家私藏满园春色 室内花园打造治愈系家居

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植树节,记得上学的时候,这一天一定会参加集体植树踏青活动。因为疫情,这个植树节我们只能在家种花种草种春天了。

闭门宅家的日子已有月余,许多人因为不能随意出门而倍感焦虑。可也有人说:“相对于疫情的千变万化,每天最让我感到身心愉悦的时刻,就是午后时光。在一池如水的春光里,闲逛,给泥土疏通筋骨,认识几朵草花。不出门,就和我家的芳草日日相亲相守好了”。

其实,闭门也有风景。已然宅家了,不如开启家庭“栽花植绿”模式。因为只要家里有植物,就有一种来自大自然的生机;而精心栽培和养护植物的过程可以为人们带来发自本心的快乐,在美的享受中治愈心灵。

也许“庭院深深深几许”的生活离我们很远,但是“田园牧歌”式的生活可以离我们很近。因为这只需一个阳台或露台就能实现。微风不燥,阳光正好,独坐阳台闻闻花香,看看自家种的花草果蔬……美,恰如其时,扑面而来。难怪有人说:“宅在家里时,阳台就是最好的观景台”。

罗振宇曾说:“希望不是未来的东西,它是看见此刻的方式。”一场疫情让我们发现,厨房里的烟火气实属难得,阳台上的花草“最亲切”,还有水培的豆芽和蒜苗都长势喜人……站在“家”的取景框前,看着四处正在发芽开花的春天,仿佛都成了我们心中“家”的一部分,无论奢华还是极简,它都是最近的风景。

疫情之下,我们更应该给自己和家人一个温暖的家,一个美好的家,一个不用出门就能看得见风景的家。阳春三月,不能出去踏青,就让我们自己动手,在家中打造一片芬芳,私藏满园春色。(木易)

春暖花开,风景阳台独好

最近在朋友圈中看到有人感叹: “一场意想不到的疫情,让我们发现豪车、奢侈品都派不上用场了,只有一个温馨、舒适、美丽的家才是我们真正的需要。”也有人感慨:“人生算不上很长,要学会与家人、与家、与自己和谐相处!”

的确,闭门宅家的日子,有些人越呆越安逸,甚至开启了升级美化家的劳动模式;也有人却体验了一把“关禁闭”的感觉,无所事事,焦虑不安。其实,家庭环境的设置也是影响我们感觉舒畅还是憋闷的原因之一。

都市快节奏高强度的生活,让很多人把家仅当成睡觉的地方,这些人一旦“宅家”,自然会觉得憋闷难受,甚至情绪崩溃;也有许多人,用心把家打造成与自己同呼吸、共命运的温暖美丽空间,这样即使宅多久都不会感到烦闷。

阳台就是最好的观景台

有朋友说:“宅在家里时,阳台就是最好的观景台”。我回望自己的阳台,矮矮的木长条桌上,阳光甚好。仙客来支棱起淡粉色的小耳朵,仿佛在聆听窗外的鸟叫声;瓜叶菊绽放出紫红色的笑脸,黄黄的花芯像一个个小太阳;还有开了一个冬天的杜鹃,仍然尽职尽责地红艳着;小榕树旁边长出了几片五叶枫;猫咪在花儿们旁边晒太阳、打盹儿……那一刻我的心里立刻响起了熟悉的旋律:“暖阳下我迎芬芳,是谁家的姑娘……”美,恰如其时,扑面而来。

罗振宇曾说:“希望不是未来的东西,它是看见此刻的方式。”我的阳台上一年四季都有花,没事的时候我喜欢跟花儿对望,拍它们、晒它们,每每内心都会涌出一股喜悦之情,这无疑是一种最好的移情大法,也是怡情大法。

“三八”节去超市,我又带回一盆开得正好的瓜叶菊。我喜欢买盆花,因为可以互养。鲜切花虽然好看,但是拿回去在瓶子里插几天就枯萎了;可是盆花则能养很久,看着它每天的变化,甚至来年还能再开……正如《绿意空间》书里所说:“照料植物可以成为一种深刻而丰富的精神修炼。给植物浇水和检查叶片的健康状况这些小事,都能给种植者提供片刻的沉静凝思。与植物相伴也许能为我们探寻深层次快乐提供一条蹊径。”

很难想象,我年轻时曾写过《有女不爱花》,如今却义无反顾地堕入“花痴”行列,并乐此不疲。那是因为如今的我已深谙美的秘密,美能拯救世界,美能治愈心灵。而因为美的缺席,我们常常身处焦虑恐惧之中。

学会把美深植在家中

作家木心曾说:“没有审美力是绝症,知识也救不了你。”最近晚上出门散步,我总被拐角处六楼一家露台上的灯火吸引。那一家将阳台做成了玻璃房,灯火通明,我可以看到他们家里的人走来走去。放眼望去,城市大多是鳞次栉比的居民楼,在看似相同的窗子后面,其实有着不尽相同的悲欢故事。但我想,有这么通透明亮的阳光房,这家人该是幸福的。

闭门索居,倘若有窗、有阳台,哪怕屋子不大也能瞬间打通我们与外界的隔膜。时而远眺伸个懒腰,为肺叶透一口气;时而回眸自家阳台、窗台上的那些“俏佳人”,与它们交流下眼神儿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家里的窗子、阳台就是我们生活所需要能量的补给站。

其实中国人多喜欢生活在有院子的住宅中,即使是在高楼林立的大城市里面,家庭买房也会更多考虑小区环境与绿化程度。因为院子,是最具中国韵味的一个词语,它不仅仅是一种居住形式,更是千百年来中国传统文化“天人合一”的精神归属。从古到今,苑、园、院就是我们居住空间的构架,强调的正是人与大自然的连接。“苑”一般指皇家苑囿,“园”则指有钱人家的园子;而“院”就指平民住的宅子了。

如今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日益扩大,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了,可是却离自然越来越远了,院子“少见”了,泥土的芳香和果木的气息闻不到了……

所以这些年重新提倡回归自然的生活理念。也许“庭院深深深几许”的生活离我们很远,但是“田园牧歌”式的生活可以离我们很近,因为这只需一个阳台或露台就能实现。微风不燥,阳光正好,如果独坐阳台闻闻花香,看看自种的花草果蔬,夜晚再来个微型烧烤……

诗人路也说过:“在谦卑的屋檐下,我找到了幸福,幸福就是包围着我的热气和油烟”。 我们与“家”朝夕相伴,持守着一方不被惊扰的小千世界。一场疫情让我们发现,厨房里的烟火气实属难得,阳台上的花草“最亲切”,还有水培的豆芽和蒜苗都长势喜人……如何把美深植在家中,也是我们每个人的必修课。

阳春三月,站在“家”的取景框前,看着正在拼命发芽、开花的春天,小区里井井有条的一切,仿佛都成了我们心中“家”的一部分,无论奢华还是极简,它都是最近的风景。

疫情之下,我们更应该给自己和家人一个温暖的家,一个美好的家,一个不用出门就能看得见风景的家。正如张小娴所说:“我们都曾经渴望爱情是一场盛宴,最后想要的是一家子的寻常晚饭。”(记者 胡杨)

室内花园,打造治愈系家居

如今,被钢筋混凝土团团围住的都市人,更加向往回归田园的宁静与怡然,每个人的心里都悄悄藏了一座花园。于是,越来越多的人想拥有一亩地可以种花种草种春天,与花草日日相伴。因为,精心栽培和养护植物的过程可以为人们带来发自本心的快乐,在美的享受中治愈心灵。

其实,只要家里有植物,就有一种来自大自然的生机。室内花园对多数人来说就是室内绿化装饰,用花花草草装饰自己的居室,十盆不嫌多,一盆不嫌少。比如火遍全球的“都市丛林”,其实就是打造一个小型家居室内花园。

微型花园:大中小植物按比例布局

现在都市人大多生活在楼房中,如何设计自己的室内花园,需要对室内盆栽植物非常了解,对于种植容器和摆放层次也需精准把握。

一般来说,室内植物按大小分为3类。0.5米以下属小型植物,适合摆在台面上;中型植物一般摆在家具两旁,呈对称排列达到均衡美;超过1米的大型植物,是焦点植物。

如果只有一个焦点植物,在远端搭配一棵中型植物,最后在焦点植物附近找到位置点缀一棵小型或中型植物,最终这三棵植物将在室内形成一组非对称的均衡图形。这就是花艺中常说的8:5:3的黄金比例分布法,这样设计布局的植物更加错落有致,也更令居住者感到舒适。

空中花园:分5层铺装,种植不用土

空中花园最有名的是世界7大奇迹之一的古巴比伦空中花园,但是家中的空中花园如何打造?空中花园的地基一共分为5层:防水层、防根层、排水层、隔离层以及种植层。首先防水一定要做好,甚至可以做两层。其次做防根层,这是为了防止植物强大的根系突破防水层,有一种带有金属网的膜效果非常好。再往上是排水层,排水层上有很多漏点和凹槽,兼具防根的作用……其实,我们都可以在市场上买到相关现成材料,按步骤自行铺装即可。

此外,在空中花园种植花草不建议使用土壤,而应该考虑其他介质,比如泥炭、配方土等轻质又有营养的材料。

容器花园:按需选择不同花器

容器花园,顾名思义就是用花盆、花器组成的室内花园,可以根据植物光照需求和房屋状态及时调整摆放,其优势在于轻便灵活易搬运。

从前种植只有瓦盆和黄泥盆,如今有了红陶盆、金属盆、水泥盆、瓷花盆、枯木、藤编和防袋等更多选择,但是每一种花器都有其不同特点,应按种植植物所需条件来选择。比如红陶盆以材质较轻和排水性好稳居植物友好榜第一。而种植最重要就是根系护理,为了更好排水,可以先在花盆底部做一个排水层,粗石粒+沙子/小碎石,最后填入介质就可以啦。

香草花园:闻着香吃着美

花园不光可以看,种植品种除了鲜花,也可有香草和蔬菜,可以为我们带来味觉和嗅觉的双重享受。最让我感兴趣的非香草花园莫属了。

香草花园又叫做食用花园,不管是罗勒、薄荷、迷迭香还是小西红柿等,不但能成为餐桌上的美食,还可以作为冷饮调料为生活增添小情趣。这类花园不仅需要保证错落有致,还可以种植一些兼具美观和食用性质的植物,比如薰衣草、薄荷、百里香、鼠尾草、迷迭香、月桂、罗勒、洋甘菊、马鞭草、香蜂草等。

其实,生活并不是拥有的越多就越快乐,用自己的双手打造一个能够休憩心灵的美丽角落,不也是一桩乐事美事。不要再羡慕别人家的花园豪宅了,马上行动,你也可以在自己家中开辟一片芬芳天地。(温岚)

闭门也有风景

惊蛰已过,书房阳光甚好。如今,书房也是我的办公室,自从线上开学后,我每日整个上午都守在教育平台上。疫情持续已经一个多月了,我继续闭门不出,继续翻看、抄写、读背《诗经》和《千家诗》。今年诗词日历的第一首诗,就和闭门有关:“闭门不肯偶时人。”

下午我的主要任务是给白兰花搬家,将它移入大花盆,再将花盆挪到向阳处,与性情相同的茉莉做邻居。顺便又给兰花们松了土,想起上一次松土,还是晚秋时候。身体四肢活动起来,舒展柔软之间,带着一股弹性,想要跳跃似的。

海棠树的花坛墙缝儿里冒出一株草,虎头虎脑的,原来就叫虎耳草。天气晴暖,泥土里孕育的生机开始一天一个样了。我都有点想坐在白兰花旁喝下午茶了。

相对于疫情的千变万化,每天最让我感到身心愉悦的时刻,就是午后时光。在一池如水的春光里,闲逛,给泥土疏通筋骨,认识几朵草花。坐在院子里的梅树下嗑瓜子,风吹过,梅花飘落手心。不出门,就和我家的芳草日日相亲相守好了。

闭门也有风景。也许,不在眼前,都在心里。(吴明慧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lindafarrell-vitamins.com